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地方写真 > 民风民情

鱼米之乡

【阅读电子书】 【返回列表】

  如果把金牛区放在成都城市地图进行观察,那么我们可以发现,它所处的西北方向的位置正好是城市的上风上水口,城市的水源和新风都必须源源不断地通过这里。否则,一座秀丽的城市就会变成一座死城、一座涸城。由于在地理位置上占据着特殊的位置,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金牛区的生态环境就决定了成都的生态环境。


府河源头

    在久远的洪荒时代,平原西北部山地的水流顺着地势朝东南方向日夜流淌,它们像人体的血管朝平原的深处延伸和探索。最先来到成都平原的人类,就像是一批批的职业探险家,一步步地沿着河流的流向,朝平原的腹心地带迁徙和挺进。他们在河流与河流之间的鱼脊状台地上,修建起一个个聚落和都邑,把文明的火种带向广阔而富饶的盆地。
    从古至今,河流几乎成了金牛人的精神导向。他们依水而生,依水而居,跟河流始终保持一种水乳交融的亲密关系。如果我们单把金牛农村的景象拿出来观察,会发现它无愧于“天府之国”的美称,跟江南鱼米乡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以富饶温存的河流为中心,星罗棋布的村庄城镇、黄灿灿的油菜花、迷人的稻田、葱翠的竹林和幽静的农家小院像海浪一样层层铺开。一年四季,金牛的美丽乡村会呈现出不同的景色。
    春天,都江堰的水带着温度和营养朝这片土地浸润,人们在河岸上架起水车,把清澈的河水引向从冬眠中苏醒的土地。河水像新鲜的血液,源源不断地浸入金牛的土地。桃花吐出粉红色的娇艳花蕊,青青的麦浪在微风下荡漾。妇女们高高地绾起衣袖,露出雪白的胳膊,提着竹篮到河边洗衣。 河边大青石上的苔色日渐浓郁。当她们把勤劳的双手浸入河水中,她们感到河水的温度正如她们的身体逐渐苏醒和升温。
    这是川西平原最美丽的季节,蔚蓝的天空中飘动着白色的云彩,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花香的气息,正如李劼人《死水微澜》所描绘的天回小镇一样,所有的村庄和集市都开始热闹起来,人们心情愉快地播种和灌溉,围绕着纵横密布的河流开始了新的一年的生活。
    随着河流水位的上涨,潮湿闷热的夏季在一场暴雨之后迅猛来临。由于蜀中治水先辈们的努力,汹涌的河水像上了笼头的烈马,都被大地一一收服了。稻田里的稻穗经过阳光雨水的滋润,正呈现出一片丰收的景象。在明媚的夏季,河岸的浅滩上长满了丰茂的水草,一群群的鹅鸭在河中嬉戏觅食,它们用尖利的嘴喙和柔软的颈脖寻找淤泥和草丛中的鱼虾螺蟹。生活在河流两岸的农家,也采取不同的方式捕捉雨季的鲜鱼,开膛破肚以后,用老坛子里的泡菜烧制出绝美的佳肴。田原里的南瓜、蔬果、水稻正在夜以继日地生长和成熟。
    秋季来临以后,天气变得秋高气爽。人们把丰收的粮食送往河边的磨房和碾房加工。在金牛人的记忆中,碾房是跟他们的家一样亲切的地方,因为从川西平原肥沃土地生产的粮食,都必须通过水碾和石磨的加工才能食用。无论是从菜籽中榨出菜油,还是把小麦磨成面粉,甚至是把稻谷加工成白生生的大米,都离不开碾房。
    水边的碾房常年弥漫着成熟粮食的香味,并发出有节律的轰鸣声。一些笨重而原始的石磨通过水流的冲击,便像最先进和灵敏的机器一样运转起来,把带壳的谷物加工成真正的粮食。
    冬季到来的时候,泛着波涛的河流终于在金牛这块土地上平息下来,收割完庄稼的田野露出大片褐色的泥土。河流为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带来了丰衣足食,也带来了风调雨顺。人们暂时离开河流,把精力放在岁末的喜庆和对来年庄稼的憧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