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地方写真 > 人文景观

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阅读电子书】 【返回列表】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建筑,承载着一片地域最直观的特色与文化,铭刻着一方文明的烙印。许多古老的建筑携秦砖汉瓦穿越时空,最终做到让古今对话。

        木材建筑是我国古代建筑的核心材质。“蜀山兀,阿房出”,杜牧的笔下,蜀地的木材居全国之最,并供应着秦宫的营建。皇宫离人们太远太久,但蜀地的民居却离我们很近,蜀地的民居又是什么样的呢?

 

        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民居

        在近代成都作家李劼人的《死水微澜》里,成都民居得到一次非常细致的描述。这个典型川西民居所在地,便是成都的天回镇。

        “你从大路的尘幕中,远远的便可望见在一些黑魆魆的大树荫下,像岩石一样,伏着一堆灰黑色的瓦屋; 从头一家起,直到末一家止,全是紧紧接着,没些儿空隙。在灰黑瓦屋丛中,也像大海里涛峰似的,高高突出几处雄壮的建筑物,虽然只看得见一些黄琉璃碧琉璃的瓦面,可是你一定猜得准这必是关帝庙火神庙,或是什么宫什么观的大殿与戏台了。”

        在他的小说里,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段话,已然勾勒出天回古镇的面目和川西民居的格调,也让无数生长于斯的老成都人不禁心中一动:这些从前老阁楼、老街道的模糊记忆,通过李劼人的书籍,又再一次清晰浮现。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通过他的笔触,我们能清晰的还原19世纪末20世纪初,成都天回古镇的真实容颜:房子鳞次栉比,从头一家起,直到末一家止,全是紧紧接着,很少会有空隙;在屋顶上方,这一排排房子上的瓦片,同样统一而不杂乱,都是用小青瓦覆面。换言之:“你家墙就是我家墙,你家瓦也和我一样。”这没有的割裂延续,为古镇统一的秩序美感奠定了基础。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季富政笔下巴蜀民居连绵的屋顶

        但是,如果房子高度一致,造型完全一致,同样也会缺少层次感。而天回镇民居硬山式的房顶结构则完美规避了这种单调与呆板:高低不同的阁楼、行态各异的山墙不尽相同。在造型丰富、层层叠叠的排列下,给人以秩序里蕴含峰会错落的感受。更何况,在这样的层层叠叠的民居之中,还蕴含着一些特别的建筑——歇山式。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歇山式,四角高翘,中脊朝天,装饰灿烂,一般用作更为高大的建筑,这些“歇山式”的屋檐高高突出于那些普通百姓的民居之间,起到点缀的作用。这样的建筑,一般就是关帝庙火神庙,或道观或戏台了。四川素有“寺观馆祠,半城争辉”之说。小说中多处提到的火神庙是天回镇的标志性建筑,这种群星错落、众星拱月的小镇格局,亦无不体现着川地的文化特质。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金华寺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造型优美的戏楼和场镇( 季富政画 

       

         “兴顺号”的空间格局

        此外,李劼人对川西建筑的内部、前后院的布局、 房间的空间分布、斗拱的细节、室内陈设等,也一一进行细致的描述。

        通过李劼人的小说,我们也知道天回镇里曾有这么一间拥有几十年历史的杂货店铺。作为小说的重要场景之一,李劼人对“兴顺号”的内部描述完全不同于鲁迅之于《孔乙己》中咸亨酒店的那种粗括,而是用极为详实的语言,把这种典型的川西建筑内部进行细致的描述: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抬头望去,屋檐长达四尺宽,想必给行人避雨提供很大的便利。跟随他的笔触,继续走进店内,一张三尺高,二尺宽的 L 形柜台首当其冲,柜台后面便是货架,货架下与柜台上,全都摆着大大小小全镇最负盛名的各种白酒……再环顾四周,屋内则摆了两张结实朴素的柏木八仙桌,两张桌的上方,各安了两把又大又高又不好坐的笔杆椅子,其余三方,则是宽大而重的板凳;靠内的壁上,悬着五十年前早已陈旧的贺联,朱砂笺虽已黯淡,而前人的情谊却隆重得如同昨日一般。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而就在靠柜台的一方,则开了一道小门,小门平常挂着印有白花的蓝布门帘,掀开进去,却是另一大间,房内除了堆陈物什外,又开三道门,三道门另通他处,犹如小小一方迷宫,给平静的生活以曲径通幽的激情。这三道门,一道通往掌柜与掌柜娘卧房、一道通往其他内房,却有一道通向屋后的空坝。这之间的房里都没有窗户,只有头顶上的亮瓦取光,昏黄之中,却能给人一种静谧的安全感,让自己小小的一方天地不被打扰。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继续跟随李劼人的脚步,穿过通往空坝的一道门,眼前不由得是豁然开朗 “空坝”,“空坝挨着内货间和灶房,灶房附近种了些草花,和一个豆角金瓜架子,最外面又是一圈密竹篱笆,开了一道门,出去,便是场后的小路……”空坝是四川人的独特叫法,它是一种比院子更原生态的存在,可以通风换气、接受采光以及解决屋面排水的问题,同样的,也可以种树种竹,栽植花草、瓜果、蔬菜,养猪喂鸡,堆放柴草、家什,晾晒衣被做些各种活计等等,也能在天气晴好时,端出竹椅喝茶、打点小麻将等。这些鲜活的画面与浓重的川内气息都化为文字而不朽。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地域文化色彩是李劼人小说构成的重要内涵和独特的审美价值之所在。空间环境的营造也是李劼人“地域主义”小说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他把小说中的人物活动及故事情节的展开,放入以成都及周边地区为代表的“川西”这一特定“空间”中进行描写,对人物活动的场景及空间环境作了极其细致而生动的描述。小说中处处充满了与川西地域空间环境有关的“审美”和“话题”,能够让人深切地感受到“川西”这个独特的地域空间环境中的一切:街道、庙宇、集市、会馆、戏台、店铺、茶坊、烟馆、客栈、公馆、农家小院……他的作品就像是一座成都本土文化的博物馆,永远的为后人提供永不磨灭的文化痕迹和研究价值。

文史丨走进李劼人笔下的天回镇

        相信有一天,那些已逐渐消失的四川乡土以及人文景观,亦会被重新发现和为人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