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方志动态 > 史志研究 > 研究

古柏村(社区)调查报告

作者:admin 来源: 发布时间:2014-10-13 【返回列表】

古柏村(社区)概况

古柏村(社区)简称古柏,位于沙河源街道西北部,北靠新都区大丰镇,西邻郫县安靖镇,南与友联社区和陆家桥社区相接,距成都市中心6千米,缘境内史上有一株千年柏树而得名。据古柏碑碑志记载,柏树从粤地移植至此,何时何人移植已无从考,明朝天启六年勒石,记为古柏。古柏碑碑长1.77米,宽0.88米,厚0.13米,碑额刻“古柏碑志”4个大字,字长33厘米,宽45厘米,上款刻“大清道光九年岁次己丑八月十六日”,下款刻“成邑恩进士曾日伦敬竖”。碑志原文如下:

沙桥之西,有古柏一株,大二十余围,成邑志载焉,固蜀都之巨观也。立惟一方之保障,是移自粤,前明天启六年勒石,记为古柏,已不识此树植自何时。□□此树枝叶人莫敢犯,有小儿祈保关煞。已无不□□神树也。越我朝乾隆三十一年,耿姓克绍洲共重立碑记,盛哉斯举。但此地屡易,历有年所,碑文已为风雨飘没。我姓嗜古,又获此地,则古迹所在,加意培植,尤为分内事。而远近环此居者,亦均沾其庇荫焉,因刻碑书事,以亦培古之意云。新庵曾鼎华撰书。

古柏的前身是洞子口公社古柏大队,1984年改社为乡后,为洞子口乡古柏村。2004年洞子口乡建制撤销,洞子口街道更名沙河源街道,古柏村建制撤销,成立古柏社区。社区面积约1.2平方千米,辖6个居民小组。截至2010年底,有常住人口2144人,其中农业劳动者1983人,居民161人。有劳动力1270人,人均纯收入13817元。境内企业130余个,外来暂住人口2万人。固定资产1058.8万元,其中经营性固定资产339.1万元,非经营性固定资产719.7万元。古柏先后被授予基本达小康村、红旗村、省级文明村、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模范、安全文明小区等称号。

古柏社区区位图

  古柏自然条件优越,地势平坦,田多土少,以灰色冲积水稻土为主。气候温和湿润,常年平均气温16.2℃,年平均降雨量9001310毫米,无霜期280多天,年平均日照1228小时左右。凭借都江堰发达的自流灌溉水利体系,古柏盛产水稻、小麦、油菜、蔬菜、花木,适宜养殖兔、鸡、鸭、鱼、猪等,物产丰富。

1994年以前,由于交通不便,古柏被本村及周边村民戏称为洞子口乡的“西伯利亚”,逢阴雨天经常上演“车骑人”现象,骑自行车还要带上筷子,以便刮掉粘在挡泥板上的泥巴。1994年,由金牛区自行筹资1758.8万元、自行建设的第一条高等级公路——成彭路金牛段竣工,使古柏的交通状况迅速改善。洞子口乡自建的古柏大道和多条乡村公路形成交通网,古柏作为金牛区、郫县和新都区交界的交通枢纽和区位优势凸显出来,给古柏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巨大契机。20年来,古柏人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思想观念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时期是古柏由以农业为主的村落发展为以工商业为主的社区,由基本温饱走向基本小康,由传统农民转变为现代城市居民并逐步实现城乡一体化的重要时期。

以农为主、兼以工商副业

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下的传统农业经济

改革开放初期,全国农村开始逐步推行统分结合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1983年,古柏村开始第一轮土地承包经营,由于人多地少,全村人均土地承包面积不到0.9亩。随着人口增加、企业进驻用地和道路的修建,到1998年第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时,人均土地承包面积下降到0.64亩。

一年两熟的农业生产条件,农户种植的粮食作物用于自家食用及上交国家和集体,经济作物是农户的主要收入来源。20世纪90年代初期,以水稻、小麦为主的粮食作物及以油菜为主的经济作物,是古柏农业经济的主要支柱。自留地除少数用于种植粮食作物或者油菜外,主要用于种植时令蔬菜、林木花卉和养殖家禽牲畜。

伴随人口的增加,人多地少的窘境是中国的基本国情,古柏亦不例外。但在不同时期,土地的珍贵以及农民对土地的依赖却出于不同的缘由。20世纪80年代初的第一轮土地承包与1998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间不过10多年,土地的用途已经发生根本变化。以“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为特征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打破人民公社体制下土地集体所有、集体经营的农业耕作模式,实现土地集体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确立土地集体所有,农民独立经营的新型农业耕作模式。老百姓时云:“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多剩少都是自己的”。

二、人多地少逼迫下的兼业传统和政策放宽下的经济搞活

像全国农村一样,古柏第一轮承包期间土地的价值,体现在对农民基本温饱的保障和贡献上。显然,依赖土地从事农作物的种植以及小规模的家庭养殖是不足以小康和富裕的。不仅如此,由于生产成本和税费负担的增长,从事传统的种养殖业基本无利可图,因此全国部分农村地区一度出现青壮年大规模外出务工后的土地抛荒现象。在古柏,没有等到农业税的全面取消,土地就不再用于种植庄稼和喂养牲畜,而“生长”道路、厂房和其他房屋。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农业和农村基本“消失”。

面对人多地少、人均耕地不足的现实压力,古柏农民历来有以农为主、兼业为辅的传统。改革开放以来不断放宽的经济政策和毗邻荷花池市场、五块石市场、北站市场、府河市场等各类大型专业市场的优势,少数农户率先涉足个体或私营工商业,而不再倚重土地。1983年,古柏大队1小队钟仕平一家7口人承包土地3.72亩,头几年以农为主,利用农闲时间作贩运生意。1984年,钟家花400多元买了全组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几乎全组的人都会来看热闹。同年,钟家在全组率先修建两层5间小楼房。1986年,钟仕平将自家承包地交给本组农户种植,其栽种、收割费用由承接户负担,钟仕平保留承包权而专门经营自己的生意。到1988年,钟仕平在荷花池市场和北站市场上有自己固定的摊位,经营小百货批发,并逐渐富裕起来。1990年,钟家在原址上再建新楼房。当时的古柏村能像钟家率先经商并较早致富的家庭并不多见。到土地可以“生长”房屋并通过出租房屋获取稳定收入来源时,类似钟仕平馈赠式的土地转包不再发生,而因土地经营权属的邻里纠纷日渐多起来,以至于到寸土必争、恶语相向甚至大打出手的地步。古柏4组组长和6组组长就为3厘地相争,经村委会出面调解才得以平息。

面对这种人多地少、“有饭吃没钱花”的窘迫境况,想方设法的不仅仅是个体家庭,村集体亦有“出招”,主要措施是在村办集体企业实行承包经营责任制,大力兴办集体企业和发展个体私营经济。20世纪80年代后期,村集体兴办企业效益低下,收入微薄。为使村办企业稳定发展,并能提升经济效益,创利于民,经上级同意,古柏实行村办企业经济承包责任制,主要形式是确定上缴基数、利润包干、超收分成。承包的企业主要有府河机械厂、古柏建筑工程维修队、卧龙家具厂和新雅家具厂等。

府河机械厂,19881月承包给万仪和,承包期3年,承包期内要求承包人第一年完成产值6万元,后两年每年递增20%,第一年向村民委员会缴纳利润2500元,第二年缴纳3000元,第三年缴纳3500元。

古柏建筑工程维修队,19884月,村投入固定资金2.5万元后承包给村民付龙贵、黄启富二人,承包期2年,承包期内要求承包人第一年完成产值17万元,第二年完成20万元。第一年向村民委员会缴纳利润7500元,第二年缴纳8000元。后延长承包期至1991年年底。承包人第一年向村民委员会缴纳利润1.5万元,第二年1.6万元,第三年1.7万元。19921月,建筑工程维修队转包给村民兰华兴,承包期3年,要求承包人第一年完成产值300万元,第二年350万元,第三年400万元。承包期内承包人应按1%0.5%分别向乡政府和村民委员会缴纳税后利润,超利润部分60%作为发展基金,20%作为福利基金,20%作为奖励基金。

卧龙家具厂,19916月,村投入固定资金2万元后承包给村民付尤松,承包期3年半,承包期内要求承包人19911994年分别完成产值12万元、15万元、18万元和21万元。向村民委员会缴纳利润分别是4000元、5000元、6000元和7000元。

新雅家具厂,19926月承包给村民冯书太,承包期3年。由村提供生产场地450平方米,并承担厂房修建、机器设备和电力设施。承包期内要求承包人第一年完成产值10万元、第二年10万元、第三年12万元。第一年向村民委员会缴纳税后利润4000元、第二年4500元、第三年5000元。按销售收入的1%0.5%分别向乡政府和村民委员会上交管理费。超利润部分60%作为发展基金,20%作为福利基金,20%作为奖励基金。

通过村办集体企业的承包,企业经营效益得到提升,村集体每年能获得固定的集体收益,对古柏经济发展有很大促进。在此期间,村集体陆续兴办古柏新型建材厂、洞子口沙发家具厂门市部、华兴综合经营部、古柏新潮沙发家具厂、五金建材装饰材料经营部、华兴陶瓷原料厂、古柏特种铝合金厂等生产性和销售性企业。其中,规模较大的企业是华兴陶瓷原料厂。该厂占地3.75亩,投资50万元。

20世纪90年代初期,发展个体私营经济成为政府和农民的广泛共识。中共洞子口乡党委和乡政府制定《关于加快发展个体、私营经济的意见》,要求对个体、私营经济应树立“先发展后规范、先放开后完善、先扶持后受益”的指导思想。要求把个体、私营经济纳入政府行为,实施“引、促、帮、管”等措施。

村办企业的承包经营、引进新办企业和大力发展个体私营经济,一方面吸纳更多的非农人员就业,增加村民的经济收入,另一方面为古柏逐步改变纯农业村面貌、迈向工商业主导的社区奠定了基础。尽管如此,这一时期种植业还是大多数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收入构成也较单一,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并不大,拉开家庭收入差距取决于少数经商者经营的成败。

三、从生活必需品到耐用消费品的逐渐过渡

在消费方面,1990年代上半期对古柏人而言温饱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但在饮食结构上仍然没有根本改观,一般家庭每月餐桌上有肉的日子并不多见。“看不得别个烟囱冒烟烟”的民谚(指春节前夕农民熏制腊肉),反映出生活拮据的村民对较早富裕起来村民的艳羡和嫉妒之情。而在耐用消费品上,一般家庭鲜有花费,家用电器中,仅有黑白电视机和电风扇渐渐走进寻常百姓家。

值得一提的是,现代通讯工具也就在这一时期进入古柏人的视野。固定电话、数字寻呼机、中文寻呼机、“大哥大”、手机接踵而至。由于通讯基础设施的落后、通讯工具本身的价格不菲以及通讯费用的高昂,上述通讯工具的出现和使用起先只是少数家庭及其成员先富起来的象征。社保干部廖雪梅回忆,1994年她家较早架设一部固定电话,费用高达9000多元。洞子口乡审计站1994722日出具的《古柏村一九九三年度财务收支审计报告》表明,全村含个人新安装程控电话才8部。然而,寻呼机的最初出现到退出历史舞台才不过短短的10多年时间,其普及速度令人眩目甚至恍若隔世。如果说电视,哪怕是黑白电视改变了传统农村人们的信息获取方式和娱乐方式的话,那么固定电话、寻呼机到后来的手机则改变了人们的沟通方式和交往方式。电视和电话的使用缩短了城市和乡村的空间距离,也将城市人和乡村人的生活方式乃至生活观念拉得更近。

消费结构的升级换代没有停留在“三月不知肉味”到“烟囱冒烟烟”,也不会徘徊在彩色电视机取代黑白电视机、移动电话取代寻呼机的阶段。进入21世纪的头10年,越来越多的诸如汽车、商品房等耐用消费品也进入了古柏的普通居民家庭。

迈向工商业主导的社区

一、道路建设为古柏经济社会发展插上腾飞翅膀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古柏逐步由以农业为主向以工商业为主转型,带来这一转型契机的首先是基础设施建设的根本改观,尤其是道路建设。

早在20世纪80年代,老成彭路金牛段的建成通车就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古柏人与外界的沟通。然而这条路只是在古柏村的外围,村民们出行、经商仍然极不方便。1991年,古柏村新建水泥路面村道一条,投资10.87万元,其中乡政府补贴3.6万元、村民集资1.8万元、村集体实际投资5.47万元。1993年,古柏村新投资94.05万元建沙石路2条,主道长1860米、宽16米,支道长928米、宽10米,乡及上级单位补贴10.35万元,主道北接老成彭公路,横穿345村民小组,经友联村,南接建机厂洞两路,使村内交通有了一定程度改观。199410月,新成彭路金牛段的建成通车,使古柏的交通状况有了根本改观,至此古柏与中心城区有了最便捷的通道。此后陆续修建的蓉北商贸大道、三环路金牛段、蓉北商贸大道北延线以及成彭高速入城段的改造都为古柏与外界的联系,尤其是为与周边荷花池市场、五块石市场、府河市场等各类大型专业市场的联系提供了方便。与此同时,随着村集体收益的增长和区、乡两级对乡村道路建设支持力度的加大,古柏境内的村组级道路状况进一步改善,其中最有影响力的道路是古柏大道、拓展大道以及中心村大道。古柏连接外部的道路线与境内的道路网紧密对接,其紧邻中心城区的地理优势迅速凸现出来。

二、企业入驻为古柏经济社会发展输入新鲜血液

伴随城市化的扩张,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入驻古柏。在成彭路金牛段贯通之前,境内外来入驻的企业仅19933月迁入的亚星灯具厂1家,租地仅1.5亩。成彭路金牛段建成通车后的两个月内就有4个外来企业入驻,占地24.4亩。1999年古柏大道竣工之后,新增土地出租面积急剧增加,尤其是2007年新建西南药都和引进鑫金牛物流两个企业,共出租土地147.1亩。至2008年,古柏累计出租土地1237.3亩,初步形成以钢材物流中心为龙头,不锈钢批发、药品批发、汽摩配件、粮油、干杂、食品等为主的商品集散地。成都量力钢材物流中心、成都市剑龙钢材汽摩配物流港、成都中力不锈钢市场、成都道河粮油市场、古柏社区4组农贸市场、四川省佳能达医药贸易有限公司、成都本草堂药品销售有限公司等大型交易市场和大中型企业,年成交额上百亿元,上缴税收5000万元。

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入驻,促使古柏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20年来,古柏经济总收入增长28.7倍,村(社区)集体经营收入增长15.6倍。

200411月,古柏社区经过社区居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成立古柏宇辉农经工贸有限公司。公司由古柏社区两委会成员及各居民小组组长等15人作为全体村民的代表人发起成立,注册资本由古柏社区集体出资50万元。公司第一次股东大会选举党总支书记钟德记为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并聘任其为公司总经理,任期3年。选举社区居委会主任李彬为公司监事,任期3年。20055月,经社区居民代表大会讨论和公司股东会表决通过,增加公司注册资本并转让部分股份,即将出租给四川杏林医药连锁有限公司的经营场所和房屋,经评估作价297.13万元投资入股到公司。公司在依法、自愿的原则下,向社区全体农业劳动者转让股份225.09万元,参考社区当年全体农业劳动者人数1837人,将每股股金定为1230元。社区农业劳动者可选择自愿入股或承诺放弃入股。由于社区部分农业劳动者自愿放弃入股,当年7月经社区居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面向社会扩股,扩股的最大股东所占股额不超过总投资的20%。当年,经营场所和房屋的租金收入68万元,扣除土地租金15.78万元、装饰材料费8万元、年折旧费14万元和财产保险金4754元后,净利润29.75万元,每股年红利率10.01%,分红123元,远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息。2007年,公司以土地82.59亩每亩作价4万元、现金200万元,村民募股101万元,合计600万元入股西南药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30%的股份。又以34.76亩每亩作价4万元、14.81亩每亩作价3万元入股鑫金牛物流公司。至2010年底,公司实际经营的资产包括投资297.13万元修建的药业公司经营场地和房屋,投资41.92万元修建的商业用房,投资600万元入股西南药都的土地和现金及土地作价183.47万元投资入股的鑫金牛物流公司。公司的收益即古柏社区集体收益不断增长。

村(社区)组两级另一方面的集体收入还有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的土地租金。1983年和1998年第一、二轮土地承包时,村民小组作为一级实体延续下来,并拥有对土地的实质处置权。面对土地出租的大好契机,在全村的统一协调下,各村民小组将承包地集体出租,村与村民小组进行土地租金的初次分配,分配比例先后为2 819996月—20035月)、4 620036月—20066月)、1 920067月至今)。

三、集体经济壮大造福于民

村组两级集体收益的不断增加直接造福于民,主要表现在农民获得的分配收益不断增长,人均纯收入逐年提高,基础设施、社会治安和生活环境的改善有了坚强的物质基础,生产生活条件进一步优化,农民的集体福利待遇快速提高,集体精神文化生活更加丰富。形成生产条件改善——集体、家庭收益增长——生产生活条件再改善——集体、家庭收益持续增长的良性发展。

1.农民分配收益不断增长

不断发展的村(社区)组两级集体收益,首先表现在农民获得的分配收益越来越多。村组两级分别对有资格参与分配的居民,按人头每年实行收益分配,成为个体家庭重要而稳定的收入来源之一。1997年,2组、3组始有集体收益分配,此后有集体收益分配的组不断增加,且分配金额不断增长。到1999年时,村一级也有了集体收益分配,2000年之后6个小组均有集体收益分配。2005年以后村组两级的集体收益分配大幅增长,村级集体收益分配在2008年达到最大值,人均分配1136.51元,2008年,由于西南药都整体搬迁调整,2009年的社区集体收益分配急剧下降。

随着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和分配给农民的收益越来越多,古柏农民人均纯收入不断增长。1999年以来,古柏农民人均纯收入一直高于成都市、四川省和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与金牛区农民人均纯收入相比,2004年之前古柏一直低于全区水平,在此之后古柏一直高于全区水平。

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增长,还与农民的从业结构和经营结构的变化有关。随着交通等基础设施根本改善后大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入驻,古柏的土地用途发生根本性改变。2004年以后古柏人已基本不再从事种养殖业,村组两级出租的土地面积累计1168.1亩,可用于从事种养殖业的土地基本用完。大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入驻的同时,外来暂住人口也急速增长。对古柏人的显著影响是从种养殖业中“解放”出来的古柏人有更多的时间、精力和机会去务工和经商,并且务工和经商的业绩加剧古柏人贫富分化。尽管古柏基本没有绝对贫困户且历年来家庭收入普遍增长,但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古柏人中既有身价过亿者,也有年纯收入低于3万元的家庭。另一方面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古柏人由“种粮”改为“栽房”,普遍在宅基地、自留地和林园上修建住房和小型库房用于出租,每年每个家庭据此获得的租金收入平均在2万元以上,成为古柏人又一稳定而重要的家庭收入来源。古柏的农民不再是一种职业,而仅仅是户籍制度尚未彻底改革前的身份遗留。“出租经济”取代了“农耕经济”。

2.生产生活条件进一步优化

村组两级集体收益不断增长的同时,进一步促使生产生活条件的改善。村组加大对基础设施、社会治安和城管卫生等方面的投入。

在改水方面,1995年投资78.82万元建自来水厂,淘汰过去吊桶打水式水井和手压式管井,村民全部饮用自来水。为满足境内不断新入驻企业用水和不断增加的外来人口用水,古柏先后打水井5口,每口井每小时供水4050吨。

在供电方面,1993年投资9.68万元整改高压线路,改善居民和企业用电条件。此后又陆续新增变压器和改造农网,满足不断增加的用电需求。

社会治安和城管卫生是村组两级集体支出的重要方面。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古柏就成立有专门负责社会治安的联防队,配备专职工作人员3名,处理最多的是节日期间的偷盗等治安案件,辖区内基本没有刑事案件发生。1995年后,随着企业的入驻和大量外来人口的增长,社会治安事件的发案率同时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