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方志动态 > 史志研究 > 研究

地情文化助推地区经济社会大发展大繁荣

作者:admin 来源: 发布时间:2014-10-13 【返回列表】

     地情文化助推地区经济社会大发展大繁荣

【摘 要】 地情文化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化体系,囊括了具有地方特色和文化内涵的信息情报。熟悉和掌握地情,让富有文化内涵、颇具实用性的地情资讯为科学发展提供依据,避免盲目发展带来的弊端,助推地方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加快形成地情文化的研究体系,激活地情文化的经济功能,形成个性十足的产业体系,服务区域经济建设,营造地方独有的文化内涵和气韵,提升地区经济的持久生命力,是当前应思考和研究的重要课题。

【关键词】 地情文化;区域经济建设;文化产业;特色经济

【中图分类号】 G12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013920140301465

一、地情与地情文化

历史所及,百科所在,一地之况,谓之地情。通俗的讲,地情即一个地理区域内的综合情况,其范围纵贯历史、横及百科,既有厚重的积淀,又包括了与时俱进的创新,并以广博的历史意义和显著的地域特色成为区域文化的内核。

文化是人类在不断创新中创造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地情文化则是地区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总和,是“地情”与“广义文化”概念的整合。

从广义上看,标注了空间范围的文化即是地情文化,是文化在某一地理范围内各个社会领域中的具体体现。地情文化是文化的地域形态,在特定的空间范围内自成体系,同时又是更大空间范围的文化体系的组成部分,其内容涉及广泛。纵向从古到今,上下几千年,具有鲜明的历史性和连续性;横向既包括一个区域内的自然、地理环境和资源等方面的自然状况的内容,又包括了人口、政区、政策、生产力、社会文化等社会状况的内容,具有鲜明的地方性和广泛性特点。

从狭义上讲,地情所具有地方历史、信息、情报的特殊作用又赋予了地情独有的文化概念,让地情成为“大文化”范畴中的一个门类。具体的说,地情文化首先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化体系,其次是具有地方特色和文化内涵的信息情报,并且具有很强的实用性,能够为地方经济社会建设提供快捷高效的资讯。按科学类别划分,地情学类属于社会科学,内容广及地理学、历史学、经济学等学科,是多种社会学科综合提炼后的产物,其价值主要体现在能够满足时代对品质信息的特殊需求。

二、地情文化的萌生与发展

用辨证唯物主义观点看地情文化形成的过程,能够清晰看到人类文明划过时空的轨迹。无论是史前文明,还是人类创造的社会文明,都在漫长岁月中沉积,终成一地之情。客观存在于事物发展变化规律中的地情文化不断被人类发现和认定,具有了文化内涵。在这个过程中,地情文化以显著的信息服务特性从“大文化”中脱颖而出,成为既与其他文化交融,又独具个性的文化体系。

(一)地情文化与人类发展史同步

在漫长的人类发展史中,地情信息成为人类谋求生存的保障。旧石器时代,人类还没有形成定居生活的模式,迁移是人类谋求生机的主要途径,而寻觅食物产地则是人类迁移的主要目的。人类以食物采集为生,山林、江河、平原等地情信息的掌握与利用成为种族生存的先决条件。为了争夺生存空间,古人类在战争和饥饿的压迫下,不断去认识和适应新的环境,根据环境变化不断开创新的生存方式。在这一过程中,对地情的熟悉程度和运用能力是一个族群生存的重要保障。这一时期还没有信息资讯的概念,人类对于地情信息的了解多半是被动的,是在迁移过程中发现并利用的,是求生的本能使然。但是,地情信息为人类服务的历史已经由此萌芽了。

随着农耕和畜牧的出现,人类从食物采集者进化为食物生产者,新石器时代就此到来。在距今一万年到距今两千年的这段时间里,世界上大部分人类转向农耕生产。不断增长的人口对食物的需求迫使人类不断寻觅新的、适宜耕种的土地,农耕这种全新的生存模式因此向世界各地传播。这个传播过程即是人类对不同地情信息了解、掌握、应用的过程,人类需要探寻和利用土壤、水源、可驯化动物及其他种族活动情况等地情信息,以获得新的生存空间。

当历史不断向前,地情信息更加广泛地应用到人类社会活动中。无论是战争或是经济发展,这种带有强烈地域特征、具有历史内涵和现实意义的信息资源逐渐被人类所重视,并以无可替代的历史性、简明扼要的便捷性为人类社会服务。

(二)中国地情文化的形成

早在农耕文明诞生前,华夏祖先就已经开始用地情信息为生存服务。在母系制度逐渐瓦解,父系社会正在形成时期的伏羲时代,伏羲氏首领偶见黄河中一种浑身花纹斑驳、形态似马的动物,他模仿河兽身上的黑白、长短条纹,创造了长短线条相互搭配的“八卦”,用于记录生活信息,成为中国最早的地情记载方式。后来,对生物进化尚无科学认识的古人根据伏羲演卦,杜撰了“龙马负图”的神话。久而久之,诸如此类的神话融入中国历史,成为地情文化中历史文化和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走过游牧岁月的华夏先祖逐渐学会了刀耕火种,迎来了神农时代。据《中国上古史演义》记载,神农氏族群中一个叫“柱”的人摸索出了农耕技术,又把这种技术广为传播,让人类从此不再因为争夺食物而互相残杀。人们为了感谢柱,尊称柱为“稷”。据说“稷”是当时最珍贵的谷类。农耕文明迅速在人间普及,人们以迁徙为主的生存方式因此改变,开始以田地为中心定居生活,华夏文明迈进了辉煌的农耕时代,农耕文化在数千年间成为中华民族江山社稷的重要支撑,也成为中国文化的底蕴。这期间,神农氏族人遍尝百草,开创了中医药学的先河,让中医药文化进入华夏文化的范畴,成为中国地情文化中的奇葩。

农业社会让人们生活安定,人们对物资的需求虽然不再像以往那样在迁徙中获得,但是人们对生活物资的需求却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而逐渐激增。因地有美恶,一个地方不可能同时出产所有生活物资来满足当地人需要。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各部族首领开始派人到各地打探物产情况,同时向所到之地的部族首领带去自己的物产信息,首领们把收集到的情报用特殊符号记录下来,作为选择易货对象的参考,最古老的地情文献就这样诞生了。在地情信息交流的基础上,相邻部族的族人开始通过以物易物的方式交换物资,催生了中国最早的集市,继而诞生了最早的交易媒介“贝”,即货币的雏形。贝的出现,用于交换的物品开始具有了商品的含义。集市、货币、商品,这是人类文明史上又一次伟大的创造,构成了中国商业文化和金融文化的初端,为地情文化增添了新的历史内涵。

在神农氏时代至启建立夏的漫长岁月中,华夏民族在炎帝和黄帝时期,创造了辉煌灿烂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地情文化资源,中国黄河流域一带也因此成为华夏文明的源头。炎黄时期在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和形成过程中具有承上启下的划时代意义,也为地情文化的区域性奠定了基础,以实用性为核心的中国地情文化体系的雏形开始形成,成为华夏文化中奇光异彩的重要部分。

地情文化随中国历史前进,走过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数千年时光,穿越近现代的百年风云,在社会主义建设号角声中不断获得创新,其中既包罗了前人智慧的累累硕果,也有当代人展望未来的蓝图和为之不懈奋斗的光辉历程。在中国历史上,作为地情文化重要载体的各类志书、史书编纂工作从未间断,成为我国独有的、延续两千多年的优良文化传统。连绵不断的二十五史、8000多件10万余卷的地方典籍便是最有说服力的例证。

三、认识地情文化在经济社会中的重要性

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地情,但不一定每个方面都有特色。对于拥有不同地域特色的省、市、区县来说,地情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是构成不同城市性格的底蕴,其中包括历史的和现实的元素。在“文化强国”的强音奏响之际,我们只有从地情实际出发,对一个地区的自然、人文、历史、民俗等方面的地情资源进行筛选,挖掘其中有特色、有影响、有价值的内容,在研究的基础上进行有效整合,形成有特色的地情文化体系,激活地情信息的服务功能和自身经济功能,才能够打造出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产业,促进区域经济个性、健康发展;才能用地情文化塑造城市灵魂,走出“千城一面”的低端发展模式,打造各种生命力和竞争力顽强的特色经济产业,让地方经济和城市建设独具魅力。

对于越来越重视文化内涵的经济建设而言,研究和开发具有文化内涵的地情信息体系成为建设与发展的需要。如何利用地情文化,在服务区域经济建设的同时,激活自身经济功能,形成个性十足的产业体系是当前思考和研究的重要课题。

区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布局是区域经济发展的核心,而科学的布局需要准确的地情信息做支撑,需要个性化的地情文化为底蕴。脱离了地情文化所构建的特色经济将如无本之源,难以获得支撑其长久发展的内涵。只有紧扣地情文化脉搏发展的特色经济才能经受各种危机的考验,具有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

四、充分发挥地情文化在区域经济建设中的作用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文明璀璨的国家,地情文化绚烂如花。从“大文化”范畴中脱颖而出的地情文化包含了丰富的信息资料,翔实记录了每一个地区的情况,是地区经济社会开发建设和进行科学研究的重要参考,发挥着“存史、资治、育人、增智”的重要作用。其例证举不胜举,生动地诠释着地情文化不可替代的功能。

以成都市锦江区为例,锦江区挖掘东大街“千年蜀中首街”的历史积淀,根据东大街曾是成都金融业发源地的地情文化内涵,打造了具有“中国西部华尔街”之称的金融业发展高地,汇集了两百多家国际国内金融企业,形成金融产业聚集发展格局,在区域经济发展中的贡献日益突出,也因此让锦江区位列全国首批“中国金融生态示范城市(区)”。在发展传统商业方面,该区深入挖掘春熙路“百年金街”的历史积淀,结合现代商贸业发展要素,打造了以春熙路为核心的春熙商圈,使之成为中国西部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在获得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春熙路也成为名扬四海的烫金名片,先后获得了“中国商业第三街”、“中国著名商业街”等殊荣。如今,锦江区再次把目光对准地情文化,以大慈寺千年历史文化和六百年水井坊为底蕴,以新兴百亿商圈为载体,倾力打造文旅特色浓郁的新经济产业,地情文化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服务功能得到了充分体现。

地情文化成为产业,已是时代的需求,并且已经具有了不可抵挡的前进力。从产业角度讲,形成经济效益是地情文化自身开发的价值所在。在人的认识能力不断提高的今天,一个地区地情文化产业的经济指标也将会成为衡量这个地区全社会统筹能力的重要标准。锦江区规划建设了占地10.16平方公里的创意产业商务区,利用已经建成的“红星路35号”文化创意产业园、许燎源现代艺术设计博物馆、梵木艺术馆等文化产业载体,明确提出建设“中国文化创意产业鼎立之城引领区”的发展蓝图,把“文化创意”确定为区域地情文化产业发展的方向。目前,文化创意产业已成为该区支柱产业之一。通过锦江现象,印证了地情文化在区域经济发展中重要性。只有重视地情文化才能引领区域经济特色化发展,促进区域经济的健康、科学、可持续发展。

成都市金牛区也有不少地情文化开发利用的成功案例,一些案例可谓典范。多年来,金牛区一直坚持挖掘区域历史人文底蕴,把独具魅力的地情文化转化为一张张独特的城市名片。金牛区凭借区位优势,依托厚重的区域历史文化,提出了“打造宜居第一区、餐饮第一区、商贸第一区”的战略构想。近年来,通过府河整治、沙河整治,城市环境面貌大幅提升,“贴近大自然”已成为金牛区宜居宜业新生活理念的新概念,悠闲舒适的人居环境成为金牛区在发展中创新的地情文化内蕴。

“吃在成都,味在金牛”是金牛区创新地情文化的一大举措。金牛区通过不断挖掘和发展地方饮食文化,铸造了“成都餐饮第一区”的城市名片,羊西线“一品天下·特色餐饮旅游带”成为该区发展现代服务业的重要载体,从而带动了休闲文化产业提档升级。金牛区根据区域地情资源的分布特点,重点发展民俗旅游业和休闲养生业。围绕金沙遗址、永陵博物馆、天回古镇、驷马桥等历史民俗遗址和“一品天下”、“华侨城欢乐谷”、“华侨城文化产业园”等项目发展起来的民俗旅游及创意娱乐等配套产业以呈现出蓬勃生机。在此基础上,金牛区将逐步打造出欢乐谷及周边快乐体验旅游带、金沙—永陵古蜀文化旅游产业带。此外,金牛区还充分利用中药材专业市场、大西南茶城、茶文化主题公园等地情资源,提出了“打造成都中医药文化特色街区,发展休闲养生产业”的发展思路,以此为依托的中医药文化展示、中医理疗、药膳养生、健康休闲等关联产业链将成为金牛区发展休闲养生产业的基础。

在商业方面,金牛区历来是商贾云集、集市繁荣之地。相传,世界上第一张纸币交子就在区域内诞生。金牛区借此提出以“交子文化”为核心文化品牌,结合“北改”规划选址工作,建设交子世界钱币博物馆,打造具有金牛地域特征和现代价值相交融的历史博物馆。这是地情文化中的历史文化在现实中的重生,对提升金牛区的区域形象和城市品位具有标志性意义。此外,金牛区根据区域商贸业历史悠久的传统,作出了“争创成都商贸第一区”的决策。近年间,吸引了大批连锁企业和商贸零售巨头到区落户,打造出特色显著的“成都国际商贸城特色旅游购物带”,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又一亮点。在地情文化开发利用的过程中,金牛区不仅活用了历史文化资源,也用活了当下经济社会建设进程中的各种资源,新旧相融,让区域历史在新时代中焕发出新的光彩,开创了崭新的金牛地情文化体系,并成为区域经济发展强大的内涵。

另外,在各地推进城乡统筹的进程中,地情文化的作用越来越重要。由于各地情况千差万别,要从地情信息中梳理出最适合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有利因素是关乎城乡一体化进程的重要工作。只有熟悉地情,善于挖掘和应用地情文化,统筹便会顺利。反之,很有可能事与愿违。以成都市新都区石板滩镇为例,这是一个在近几年间实施城乡一体化战略规模较大的乡镇。从地理位置看,石板滩地处成华区、新都区、龙泉驿区交界之地,交通便利。从历史积淀看,石板滩是四川客家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这里一度盛产具有客家特色的竹编生活用品,拥有百年历史的客家饮食文化、语言文化等民俗文化积淀。这样一个交通便捷、历史文化浓郁的客家小镇却在推进城乡一体化时显得不尽人意。大量的农村土地在流转后建起了厂房,被老百姓称之为“街上”的中心区域开始大量修建建筑密度很高的安置区,新街区域的建筑既体现不出现代化水准,也谈不上文化内涵,商业和服务业的业态也很低端。从这个镇近几年推进城镇化的情况来看,“产城一体”的理念在具体规划和建设布局中流于表面。产城一体化确实是中国推动新型城镇化的突破口,各类开发区也的确是这条改革道路上的试金石和产业模式更新的载体。但是关键还在于当地是否有能力聚集足够的产业来支撑产城一体,而独具魅力的地情文化则是凝聚力的基本内核。也就是说,设立一个经济开发区,首先要为这个开发区营造一份独特的文化内涵,让后续建设有所依托,成为开发区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源头。这种文化内涵包括了开发区核心产业区建设和与核心产业相关联的配套功能区建设(如:物流、金融等为核心产业服务的关联产业),同时还包括了开发区外延产业建设和周边环境建设。外延产业包括核心产业的科研、产品设计以及整个开发区的形象推广(可采用举办国际国内行业年会等方式)。周边环境建设主要包括体现地域文化特色的现代商业和现代服务业。如果规划和建设部门能够认真研究、分析当地地情资源,在开发与建设中特别重视文化,鲜明凸显当地文化特色,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地情文化,对全镇规划进行区别对待,即在交通要道两侧发展上规模的现代化工业及相关配套产业,在中心街区建设客家文化风情小镇,那么当地就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工业基地和拆迁安置点,还能够打造出特色旅游经济和客家文化品牌,并与相邻的龙泉驿区洛带镇、成华区龙潭街道辖区等客家文化聚落相呼应,开发出跨区域的客家文化旅游线路。让人居、旅游、工业和谐交融,互为依托,进而创造出具有地情文化内涵的特色经济产业。

五、加快形成地情文化的研究体系

华夏大地特定的经济、社会、地理、人文环境孕育了丰富多彩的地情文化。加强地情文化的发现、整理、创新,将地情文化研究列入国家长期社会科学发展规划,进一步界定地情文化的内涵、外延以及在文化发展史上的地位和作用,研究地情文化的源流、发展和演变过程已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从地情文化的内涵分析,地情文化应该隶属于社会科学范畴,是社会科学的一门具体学科。只有系统研究,才能形成地情学的研究体系和应用机制,才能夯实足以指导实践的理论基础,才能切实为经济社会发展助力。建立地情文化研究与应用体系应该紧扣地情文化的自身特点,将地情文化的概念具体化。可设置地情文化概论、地情文化与城市建设、地情文化与特色经济、地情文化的信息功能等学科,纳入大专院校课程进行系统研究。在研究方向上,可分为宏观研究和微观研究。宏观研究是对广义的地情文化进行研究,微观研究是对以服务功能为主要功能的地情信息文化进行研究。

当今世界,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源泉、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向着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目标迈进已经成为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共同理想和期盼。具有鲜明地域特色和强大信息功能的地情文化博大精深,是一个复杂的统一体。在新形势下,我们应增强“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强”意识,站在新的历史起点,适应新时代的发展需要,充分挖掘、创造地情文化资源,传承文化根脉,以创新改革的精神推进地情文化的发展,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