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方志动态 > 史志研究 > 研究

世界第一张纸币“官交子”诞生地学术研讨会观点综述

作者:admin 来源: 发布时间:2014-10-13 【返回列表】

西南财经大学货币证券博物馆

交子的诞生是世界货币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2006年,是北宋政府于景德三年(公元1006年)承认十六富商连保发行交子,交子正式发挥货币职能的1000年。为纪念先民们以超乎寻常的想象力为人类创造的这一文明成果,西南财经大学货币证券博物馆联合四川省钱币学会,于2006318日在西南财大召开了“世界第一张纸币‘官交子’诞生地学术研讨会”。应邀参加会议的有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国钱币学会副理事长、中国钱币博物馆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钱币组组长戴志强先生,有四川省文化厅、成都市委宣传部、成都市金牛区、锦江区等相关部门领导,有四川大学、成都理工大学、成都中医药大学、西南民族大学等高校博物馆馆长、代表,有知名学者专家和民间收藏家。西南财大副校长丁任重、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副行长刘廷辉、省文物局副局长王琼到会并作了讲话。四川电视台、成都金牛有线电视台、成都日报、华西都市报等新闻媒体作了专门报道。本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原则,专家学者围绕着会议主题进行了严肃、认真、热烈的研讨。

关于“官交子”诞生地问题

研讨会上,提出和赞同“官交子”诞生地(或制造地)在成都铁道第二勘察设计院一带的姜易德、詹星、罗天云等钱币收藏研究者根据相关历史文献材料,阐明了自己的观点。他们依据《全蜀艺文志》里元代费著的《楮币谱》记载:“元丰元年(公元1078年)增1员;掌典10人,贴书69人,印匠81人,雕匠6人,铸匠2人,杂役12人,廪给各有差。所用之纸,初自置场,以交子务官兼领,后虑其有弊,以他官董其事。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使特置官一员莅之,移寓城西净众寺。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始创钞纸场于寺之旁,谴官治其中。钞匠61人,杂役30人。”又查找了记载宋代成都政治、文化、军事、商贸、宗教及城市变迁与净众寺有联系的《成都城坊古迹考》、《蜀锦谱》、《中国佛教史》、《地方志》等文献资料记载,认为最早的“官交子”在净623众寺制造的可能性较大。理由是:①宋代净众寺地理位置靠近官署;②该地区为成都重要军事防御区;③特别是“官交子”发行前的太宗太平兴国八年(公元983年),净众寺就承担了雕刻、印刷中国第一部木雕藏经;④从102311月,官府将私交子收归官办成立益州交子务,到10242月发行官交子,只用了短短的3个月时间,这样的奇迹必须有造纸、雕刻、制版、印刷等技术和条件作支撑;⑤《楮币谱》通篇是围绕交子的发行、制造、管理而著述的;⑥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官寓(公署)移居净众寺,比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在寺之旁始创钞纸场早了31年,说明它不是管钞纸场,而是对交子制造现场进行管理。对宋代净众寺就是今天的中铁二院,他们也提出了考证依据,净众寺建于东汉桓帝延熙年间,六朝时名为安浦寺,唐时名净众寺,宋代换名净因寺,元末明初更名为万佛寺,明末张献忠进川后毁于战火,清代康熙初年重建仍名为万佛寺。虽然万佛寺今天不存在了,由于姜易德先生长期在成都市金牛区从事文物管理工作,对当地文化名胜及出土文物十分了解,并根据出土文物情况,确定现在中铁二院就是宋代净众寺。

胡昭曦、贾大泉、谢元鲁、张学君、姬勇等专家学者各自谈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当年净众寺制造交子的可能性不大。其理由是:①净众寺地处郊区,在该地区设造币厂不安全;②净众寺属佛门圣地,是专门从事佛事活动的场所,把造钱这一重要机构设在庙内从情理上说不过去;③《楮币谱》被历代传抄有误,部分地方与史实不符,如将该文和作者费著归为了元代,而作者实际是南宋人,记载的内容也是宋代的事情;④《楮币谱》中谈到净众寺与纸币的关系是南宋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成都府抄纸场的主官“移寓”于此,则其公署寄设在净众寺内31年,但未见在寺内抄纸或造币的记载;⑤虽然《楮币谱》有记载,但记载的是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官府在净众寺旁设了抄纸场,即其公署从净众寺迁到寺旁的抄纸场中,无论抄纸场或抄纸场官员,都不是印制纸币,而只与抄造印币楮纸有关。而造出的纸也不是全部用于造币,相当部分的纸还要供应官府文书、档案之用;⑥如果把官交子诞生之时定为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很明显此时距天圣二年(公元1024年)发行首界官交子晚了近140年,纵使是交子,已非诞生之时;⑦大观元年(公元1107年)改交子务为钱引务,离隆兴元年(公元1163年)和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已分别是56年和87年,既不是钱引诞生之时,官交子诞生之说又何从谈起;⑧从《楮币谱》通篇来看,为防止弊端,纸币的印制和楮纸的生产是异地而置,设官分治,并由两个独立的机构来进行管理的;⑨虽然净众寺在唐宋时期地位十分重要,在新中国成立前后也出土了许多文物,但从没有见到有关造币和抄纸方面相关实物出土;⑩在缺乏翔实的文献记载和相关的实物佐证的情况下,就断定世界第一张纸币诞生在某某地方,是违背历史事实的。

戴志强研究员认为:对交子当年在什么地方制造能研究得越深入越好,由于目前缺乏相关实物佐证,要考证出准确的制造地已十分困难,对当前来说它并不十分重要,更重要的是大家要参与到研究中来,但四川钱币收藏研究开了一个好头,四川学术严谨的态度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研讨会上,由于双方意见分歧较大,世界第一张纸币诞生在中铁二院没能达成一致意见。

关于世界第一张纸币概念问题

最早的“交子”属汇票(或支票)范畴,不属于交换的媒介,没有发行准备金和一定的限额,只具有部分货币职能,只能是一种金属货币代用券。而官“交子”属国家强制发行和使用,并拨付发行准备金,具备完全的货币职能,是完整意义上的货币。部分学者提出,所谓“世界第一张纸币”应该是最早的“私交子”,或者是最早的“官交子”,而论证讨论的内容既不是最早的私交子,也不是诞生于1024年的官交子,而是公元1163年在净众寺制造的官交子,这与讨论涉及的内容不对称,概念不对。赞成这一观点的专家学者认为,世界第一张纸币只能是法定货币,不应是私交子,虽然它出现最早,但只是代表一定金属货币的代用券,不具有完全的货币职能。由于净众寺是目前可以考证出的最早的官交子制造地,虽然它不是最早的官交子,但是官交子的延续,属分界发行的范畴,自1024年到1233年官交子共发行了99界,这期间发行的交子都是法定货币,仍属于世界之最,统称世界第一张纸币,不涉及概念问题。

戴志强研究员从交子的演变和发展作了四点总结发言。一是交子诞生初期,主要用途是为了解决长途贸易中现钱搬运的繁难,只充当了异地兑现的票据,这阶段的交子属非货币化时期;二是“私以交子为市”时期,交子不仅具备汇票、支票的职能,而且已代替铁钱行使了某些货币的职能,因没有国家的介入,印制和管理是不统一的;三是十六富商连保发行时期,由于私以为市过程中出现的纠纷和弊病,引起政府的关注和干预,出面进行组织整顿,便有了政府认可的十六户富商连保发行交子的事情。这时的交子有了统一的印制规格和发行制度;四是官交子时期,这时交子收归官办,由地方政府设置专门机构……交子务来印制、发行和管理,最终实现了真正的货币化。在交子发展的四个阶段中,第一阶段交子不是货币,第二、三阶段交子才逐步取得货币地位,第四阶段成为政府发行的法定货币。

两点共识

这次研讨会,专家学者及钱币收藏研究者达成了两点共识:一是交子这一文明成果,至今已有千年,它为人类做出了重大贡献。其表里印记,隐藏特殊暗记,用红黑色互相交错,将敕字,大料例,年度,背印,皆以墨;青面以蓝;红团以朱。六印皆饰以花纹,红团、背印则以故事,并且政府拨付发行准备金等等,对世界货币的流通和管理,对促进经济发展,却起到了开创先行的积极作用,今天仍具有现实意义,当前世界许多国家仍还在继续运用。部分学者提出应把交子视为中国继火药、指南针、造纸、印刷术之后的第五大发明。希望有关部门加大对它的宣传力度,使交子文化广泛传播。二是成都应在打造三国文化、金沙文化的同时,大力打造“交子”文化,让它成为成都经济文化瑰宝中的又一奇葩。为使这一千年的文化品牌发扬光大,使成都这一具有世界意义的历史文化遗迹不被湮没,让国人和后代追思缅怀,胡昭曦教授建议在继续探究交子具体诞生地的同时,有关部门应根据文献资料的记载,应考虑在成都市市区适当位置打造“交子故里”遗址,将一条街道命名为交子大道,或者在市区的中心地带、博物馆竖建有关的纪念性标志物。这一建议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响应。

西南财经大学货币证券博物馆馆长刘方健、四川省钱币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许伯英代表会议主办方也发了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