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地方写真 > 民风民情

乡志旧影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6-03 【返回列表】

文 • 朱晓剑

图 • 网络

         新编地方志第一轮编修大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完成。金牛区编纂的乡志看到五种:《永丰乡志》《龙潭乡志》《圣灯乡乡志》《洞子口乡志》《金牛乡志》。永丰后来划归武侯区,龙潭划给成华区。2004年1月8日,撤销洞子口、金牛、天回三个乡建制。因此,金牛乡、洞子口乡成为过去式。这里且说《洞子口乡志》和《金牛乡志》。

史志丨乡志旧影

史志丨乡志旧影

史志丨乡志旧影

史志丨乡志旧影

        这两部乡志均为内部出版物,但因其印量少,其价值自不待言。再就是当时即便是编一册乡志也颇费时日,常常是有一群人前仆后继式的做这项工作,使其既经得起检验,也有传承价值,这在今天依然是值得借鉴的编修志书的方式。

 

《洞子口乡志》里的风物

 

史志丨乡志旧影

《洞子口乡志》

        洞子口虽然今天依然有其地名,但与昔日的洞子口乡有很大的差别。虽然过去不过数十年,亦可感受乡镇的巨大变化。

        且说洞子口的得名,据说有三种说法,而最为靠谱的一种是民间传说:乾隆三十一年(1766),乡人引杨泗堰水灌高田,水越沙河上桥,在桥上筑渡漕,每日流水淙淙,水似乎由洞中流出。

史志丨乡志旧影

洞子口

        在1990年代编修乡志时,洞子口还有不少乡村,如今已是所存不多。比如古柏村是因村里有一株明代古柏,才有此命名。古柏是何时消失不见的,未见有记载。王贾桥村,因旧时王、贾两姓集资建桥,取此名以做纪念。而泉水村是因村内有泉水一股,终年喷泉,积水成凼,清澈见底(又名凉水井),此泉水也早已不见了。新桥村,“昔日跨府河建有仁寿桥(石桥),曾一度改建为钢索桥,1973年再改建为钢架铺设的新桥。”长久村,民国时期,村境内有王姓菜农种韭菜两亩多,长期生产韭菜供应市场,群众呼地名为“韭菜地”,解放后,仍沿用旧名,直至公式化时期,才有今名。

        时常从这些地方路过,也习以为常今天的地名,岂知这背后还是有许多故事在。仔细想来,今天居住在这一带的居民大概很少知道其由来吧。

        再来看昔日的私塾。《洞子口乡志》记录的有四家,一是长久村八队傅家院子聘请的白老师设馆,学生十二名,大约从1935年到1947年;二是新桥三队杨跃先在孙家院子设馆,约有25名学生,大约从1930年至1948年;三是王贾一队的戴金山在自己家里设馆,有22名学生,大约1940年至1950年;四是陆家桥二队冯绍坤在韩家庙设馆,学生有30多人,时间从1930年至1946年。为何私塾少,因当时的洞子口乡属于成都县,不少有钱人家的孩子送入县上的学校读书去了。

史志丨乡志旧影

五块石小学

        尽管如此,1911年时的成都县太平乡就有两所小学,一所在五块石的玉局庵(现五块石小学),学生有两百多人;一所在陆家桥二队的韩家庙(现韩家庙小学),当时称“成都县韩家庙小学”,学生只有90余人。虽然这两所学校为初小,但对当地来说,也是开风气之先的。

        读着这样的史料,若不是有资料作证,还真是容易被忽略的事。不过,这些学校培养的学生后来怎么样?查手头的一些资料,却未有发现有更为详尽的记载。

 

《金牛乡志》:过去的时光

 

史志丨乡志旧影

《金牛乡志》

        我所得到的一册《金牛乡志》,封面上有毛笔书写的“三圣乡”字样,想来是三圣乡某个部门的旧藏吧。

史志丨乡志旧影

        此志开篇即“大事记”,记录金牛乡从民国元年至1988年的大小事情,此记录可以看作是编年史,亦可看出金牛乡旧时的社会情况。

        金牛乡当时下属有两个场镇,且各有故事:

        金泉场即土桥,而金泉街道即由此而来。乡志记录金泉场始建于唐代,当时在场之西南约0.8公里的地方有一寺院名“金泉寺”(明代易名尹公祠),寺内有古井名金泉井(1988年井塌无存)。此想来十分可惜。旧时,清水河流经金泉场东,有桥名为“土桥”。此桥,清同治版《成都县志》说:“古桥系铁板,长丈余,宽五六尺,因地陷,上覆以土,故名土桥。跨磨底河分流,磨底河即今之清水河分流。”此土桥也早已不存,只遗有地名了。

史志丨乡志旧影

清水河公园

        再就是马家场。某次坐车出门,有两人说去马家场赶场。不过,今天不复旧时闹热了。清水河流经该场内,建有石桥一座,原名“古清溪桥”。同治版《成都县志》云:“马家场兴于清代咸丰(1851-1861),旺于同治(1862-1874)。”但其地名来源有多种说法,记得郑光福老师曾撰文考证其来源。

        金牛乡在茶店子之外,旧时多是是非之地,从大事记中的简略记录也可看出昔日的乡场情况:1922年在土桥西街开办小学,入学儿童百余人,是公办小学先驱,以此推断当时的土桥居住的人口数量蛮多。

史志丨乡志旧影

成灌高速公路

        1923年11月,杨森修建成灌公路,次年竣工通车,路经土桥北街场口。

        1938年4月24日,日军轰炸成都市区,成都市部分机关、学校、居民纷纷疏散,迁入金牛乡的有成都县立女子初中、成都私立益州女子初中、成都私立西北中学、成都清真女子小学等。

        然而,这些零碎的记录却无法拼接出金牛乡的全貌,但大致可看出昔日金牛乡的过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