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地方写真 > 民风民情

王家桅杆立两河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1-02 【返回列表】

风物丨王家桅杆立两河

文 • 周 庆

        说起“桅杆”,人们很容易就想到船上那挂帆或挂信号灯的杆子,因为《新华字典》中就是这么解释的。而今天我所要谈的桅杆与船无关,却与房子和历史文化有关,是一种石头桅杆。

        为了写王家桅杆,我曾查阅了大量资料,也包括对温江陈家桅杆的述说。看来世人对“石桅杆”的说法各说不一、林林总总:有人说这家人门前立桅杆,是说明这家有人在朝中做官,是官绅之家的象征;有人说那家人立桅杆是表示他家有人中举或中了进士,是读书人家的标志;更有像陈家桅杆那样离奇的说法,说它像京城皇宫门前的华表,系这家人从京城隐退回蜀后,仍不忘京华、不忘皇恩,于是在家的北门前立“华表”,于京城相对,以表效忠之意。其实,这都是不了解这种文化和历史背景的一种误读。

风物丨王家桅杆立两河

浙江藏绿乡土建筑(周氏宗祠)浙江绍兴周士荣提供图片

风物丨王家桅杆立两河

浙江藏绿乡土建筑(周氏宗祠)浙江绍兴周士荣提供图片

        然而,在我走访了浙江诸暨藏绿坞周氏宗祠和综合了各地桅杆的一些讯息后,使我对它方有了个比较清晰和完整的认识。石桅杆一般是用花岗岩石或青石所铸,有圆形、六棱、八棱柱之分,上雕刻图案,树立于地上,貌似船上的桅樯,故名石桅杆。因它又像一支笔立在那里,亦称石笔,是我国古代科举制度的产物,在那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的年代,这是对读书人恩宠有加的一种褒奖。

风物丨王家桅杆立两河

浙江藏绿乡土建筑(周氏宗祠)浙江绍兴周士荣提供图片

        家族中若有人考取进士,除了可在祠堂或厅堂的房梁上高悬“进士”或“进士及第”匾额外,还可在祠堂大门外立桅杆,以示本族的荣耀,并以此激励其他族人和后人勤奋读书,求取功名,光宗耀祖。这也可从韩愈的《符读书城南》中看出:“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诗书勤乃有,不勤腹空虚。欲知学之力,贤愚同一初。由其不能学,所入遂异闾。两家各生子,孩提巧相如。……三十骨骼成,乃一龙一猪。飞黄腾达去,不能顾蟾蜍。一为马前卒,鞭背生虫蛆。一为公与相,潭潭府中居。问之何因尔,学与不学欤。”此诗把读书提高到了一个非同一般的高度(“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并指出:子孙能读书为官者意味着飞黄腾达,为公为相为龙。反之,不肯读书学习,就不能入朝为官,只能充当“马前卒”,如同“猪”。因此,桅杆一立,既有了家族的荣耀,亦有了方向,要做诗书传家之人。

风物丨王家桅杆立两河

罗江平地石桅杆(四川罗江周文能提供图片)

风物丨王家桅杆立两河

绵阳安县李家大院石桅杆(四川罗江周文能提供图片)

        桅杆又分平地杆或高台杆,平地杆是指在平地上树立起来的杆,为乙科进士所用;高台杆是指在高出一两蹬的台基上所立的杆,为甲科进士所用,有“高人一等”的意思。

风物丨王家桅杆立两河

绵阳安县李家大院石桅杆(四川罗江周文能提供图片)

风物丨王家桅杆立两河

绵阳安县李家大院石桅杆(四川罗江周文能提供图片)

        另外,也可在桅杆上加斗,这应该是考取了前三甲的进士才能享受的礼遇了吧,意指你比别人“才高八斗”。所以说这在古代是有规制的,不能越制乱用,也不像前面有人说的那样,是个举人都可立杆,这叫越制,是要砍头的。

        这可从藏绿坞周氏宗祠的立杆情况得到印证,他们祠堂门前左右各立有五根桅杆(有一对是高台杆,四对为平地杆),代表从明至清有五位先祖考中进士,其中明朝一人、清朝四人。而这个家族共有二十三人中举,除上述五人又考中进士可以立杆外,其余十九个举人是不能立杆的。可能有人会说:“我们家族中就有举人立杆的情况”,那只能说是数百年来你家在修谱过程中出了问题,不是弄错了祖宗,就是误读了你祖宗?

        那么,今天我就来说说我们金牛地界上的王家桅杆。既然要说王家桅杆,就不得不先从王家大院说起。

        清雍正六年(1728)客家人王氏两兄弟(哥哥18岁、弟弟13岁)挑着3岁的妹妹随湖广填四川的大军由广东惠州迁来四川,辗转多地后落户于成都西门外清水河和摸底河两河流域的马家场一带。因为这里是他们入川后的第三次迁移落户地,而此时哥俩都已成家立业、儿女成群了,也到了该分家的时候了,于是哥哥王子义带着自己的家人居马家场的清水河旁,弟弟则领家人在摸底河侧安家,两家相距不出千米。

        两河流域是一个东西长4公里,南北宽1.5公里的狭长地带,这里不仅一年四季水源充足,而且还是一处土地肥沃、竹林成荫、风景秀美的“不知饥馑”的膏腴处,并占尽“金温江、银郫县”的风头。今天的两河城市森林公园就在此地。

        王家弟兄落户于此后,凭借着天赐的风水宝地,靠着自己的勤劳智慧加良善,很快便在这里站住了脚跟,并且富甲一方。尤其是以弟弟子善为甚,他生性善良,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子既为人,本性一定要善良”。于是,在接下来的人生经历中他乐善好施,诚信守义、仁慈大方,不仅田产经营有方,而且还诗书礼仪传家有道,在这一带名声口碑特别好,因此他家的生意兴隆,客户盈门,家道红火。

        王子善的富是一种必然现象,而他家的家道能持续兴旺也是一种难能可贵。这是因为他们在富起来之后并不是“为富不仁”,反而更加不忘“初心”,心怀感恩,心存善念。王子善在以后的几十年里,除三番五次厚待哥哥一家人不说,还切切实实地善待帮扶那些困难的佃户(成都县志有载:“王家佃户皆小康”),以至他在76岁高龄时遇成都百年不遇的水灾,还能义无反顾地做出了一件誉满成都的善举——开仓赈灾。此举后来一方面受到朝廷表彰,赐“寿寓淳风”金匾一块(今天淳风地名的源处),享誉锦城。另一方面在子孙后代的心中也深深地埋下了善缘,使善良纯正的家风得以代代相传,王家桅杆便是这一良好家风的佐证。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起王家的另外一个人,他就是王子善的孙子王潨。王潨秉承了王家的家风,自幼勤劳朴实,苦读诗书,走的是一条“明理悟道,积善累德”之路。乾隆丁酉年(1777)王潨参加乡试以第八名中举,后又进京参加会考、殿试,并中得进士。“王家桅杆”便是在他考中进士之后,朝廷对他们家族的恩待,准许在王家大院门前树立桅杆,以向世人昭示这家人出了个令人羡慕的读书人。然而,意想不到的是,王潨在取得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功名后,却毅然决然作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决定,辞诏不就,返乡办学,惠及乡里。这在那个“读书不为稻粮谋”、“学成文武艺,售与帝王家”的风光年代,能作出这样的决定是需要多么大勇气、毅力和境界,谁不知那“十年寒窗苦”的滋味?谁又能理解从20岁考到54岁“范进中举”的心路历程?好不容易熬到手的功名难道就这么轻易地拱手了吗?然而,王潨却做到了,他回乡在王家大院办起了“凡江书院”,历时三十八年之久,培养出秀才、举人、拨贡六七十人。其中考中进士,后获取了功名的就有上海府尹刘俊山、广元府尹张仁里,犍为知县王汝全等府尹、知县十数人。广元知府张仁里在功成名就后,曾在老师的故里摸底河边、进王家大院的路上修了一座高大的“仁里淳风”牌坊,以报答老师的培育之恩。

        鉴于王潨的人格魄力和“耕读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的家风,以及他教化乡里,育人有方的功绩,时任四川乡试的主考官会同成都府制台,将其事迹上奏朝廷。乾隆五十八年(1793)朝廷下旨,赐“凡江书院”“文魁”金匾一块,并赐王潨三品顶戴双眼花翎,授予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翰林院编修等荣誉头衔。这样看来,王潨虽未入朝为官,但他教书育人,桃李满园,一样可扬名天下、风光无限。

        而此时的王家大院也得到了长足发展,使之形成在当地非常有名、极具规模和人文气质的一座大院。大院主轴由三进院落构成,纷拥二十四个天井,房屋百余间。大院有内外两道围墙,内围墙靠近房屋,高大坚固;外围墙与内围墙对称而建,使中间形成类似杜甫草堂中那处曲径通幽的园林小道,在竹林树木的遮蔽下,幽深宜人。围墙外有水沟环绕(也引进院内辟之为景观),既能“护城”,又有消防功能。

        大门两边为八字粉墙,大门门额上挂“文魁”金匾。大门屋顶为翘角、尖顶的拱形设计,形如牌楼。门前为一宽阔的扇形平坝,桅杆分立两侧。进入大门便是一道高大的照壁(亦称影壁),中间为一圆形福字。影壁之后是一占地近两亩的大院坝,中间一条道路直通第一进大厅,厅为敞开式的大厅,有一种祠堂式的感觉。正位上高悬乾隆五十六年(1791)朝廷所赐给爷爷王子善的那块“寿寓淳风”的金匾,正中央有雕刻精致的神龛,供奉先祖牌位,牌位前为一张长条案几,是摆放香炉和供物的地方,前方两侧分列数行靠背椅,一看就是家族敬祖和议事的地方。大厅的两根圆形立柱上悬挂两幅圆弧抱柱长联:“平粜济时艰雅誉流芳传锦里,开屯扶德化义声播美著蓉城”。

风物丨王家桅杆立两河

浙江藏绿乡土建筑(周氏宗祠)浙江绍兴周士荣提供图片

        绕过大厅屏风,经两侧耳门进入后面的第二进院落。院落的两边分别为两个客厅,左边为男客厅,右边为女客厅,这是王家待客之处。天井上边为窗明几净的大堂屋,堂屋为三大开间相连的大厅,正厅上方摆放一张做工考究的八仙桌,两边分摆两把太师椅,为主人或本族长老所坐之位,两边分列四把红木椅子,家族小范围议事便在这里。两边侧厅各摆一张嵌大理石的大圆桌,家人吃饭、聚会就在这里。堂屋正中墙上挂一幅孔子画像,说明这家人是尊学崇儒之家,而“凡江书院”就设在这进院落左侧一个相对独立的庭院内。书院有四大间大开窗的书房,一通排列如船型结构,这便是王家大院有名的船房。此建筑两端房角上翘,造型别致,雕花裙板加大型花窗,是文人雅士读书和聚会的地方。旁边另配小书房两间,文房四宝书画纸张一应俱全,是文人墨客吟诗弄画的处所。

        沿大堂屋左右两侧的双扇大门而上,就又进入第三进院落,便来到王氏的内院堂屋,这里布置典雅,各种名贵家具绽放着异彩、满屋名人字画却透着书香之气。堂屋两侧各为一个收纳间,一间用以收藏历代名人书画、书籍、碑帖、拓片,以及列祖列宗画像,其中还有十来幅西洋油画。另一间却用以收藏各类古董文物,包括瓷器、铜器、石器、木器和一些工艺品。

        整个大院内,大院套小院,是院院相通;大天井套小天井,是环环相扣。门型有双扇门、单开门、屏风门、圆形门、扇形门、半开门等多种形式。天井内或院内林盘中植有名贵花木,如梅花、茶花、紫薇、楠木、香樟、罗汉松、塔柏、换子树和慈竹、斑竹等。盆栽兰花、牡丹、芍药、菊花、米兰、佛手、铁树、丹桂、金桔、棕竹、南天竹、墨竹等。使整个院落错落有致,相映生辉。

风物丨王家桅杆立两河

浙江藏绿乡土建筑(周氏宗祠)浙江绍兴周士荣提供图片

        后经繁衍生息,从王家桅杆大院又在周围派生出另外五个大院,各房子孙还先后在成都市区内的东城根街、东西二道街、过街楼、王家塘街、苦竹林街、铁匝井街、梵音寺街、陕西街等处构置房产宅第,有些院落还规模不小,尤以梵音寺街和陕西街两处最大,甚至在陕西街那处院落还建有王家祠堂,将入川祖进川时的挑担、斗笠、纺车等物什供奉其中,以教育后人不忘家训、记住乡愁、砥砺前行。当时只要提起陕西街的王家祠堂,很少有人不知的。

        王家桅杆大院的兴旺发达,始于善因,行于善缘,终于善果。中国文字中有两个很有意思的字:“德”与“得”,两字同音,在古代直接可用德代替得。德和得分别代表的是内在和外在,代表着同一种东西的两个状态:能量和质量。财富就是外在形式,就是“得”。而内在就是能量、福气,就是“德”。一个人的财产、名利、地位、房子、家庭、子孙从哪里来?中国的老祖宗告诉我们这些都从“德”里来,厚德等于后得。当一个人的内在大于外在时,能量就会转化为物质,于是财富会自动存在;当他的外在大于内在,也就是能量不够时,物质就会自动消失。王子善、王潨深谙“厚德载物”这个道理,因此他们敬虔秉承、努力践行,所以财富与名利就如行云流水,自然而然地滚滚而来,使其家道红火不说,而且还使人心情开朗、身体康健(王子善活到83岁高寿)。朝廷赐“寿寓淳风”匾,应该就有这样的哲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