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地方写真 > 人文景观

《成都历史》里的金牛风物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9-02 【返回列表】

文 • 朱晓剑

图 • 远近、网络

        1905年清政府学部颁布《乡土志例目》成为近代中国倡导乡土教育的肇始。1989年,成都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出版了由成都大学冯一下教授主编的《成都历史》(试用本),这是成都的首例乡土教材。因此前就听作家冯晖介绍过其父亲编辑的这本书,故而在青白江的旧书摊遇见就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看看成都历史是如何叙述的。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本《成都历史》中,也有对金牛风物的记叙。

《成都历史》里的金牛风物

《成都历史》冯一下 著

        虽然西汉辞赋家扬雄是郫都人,但在成都留下了数个遗迹,比如洗墨池、子云台等。在金牛的茶店社区,有一条路名为子云路,自然是跟扬雄有关了。这条路的得名是因路之侧有名亭“子云亭”。在茶店社区还保留着一个文化广场,即子云路与花照壁东街的交叉口,保留着子云亭。亭子看上去颇为普通,我数次从这里路过,却不见有人来这里观看,大概是被当地人视为普通亭子,想不到它与扬雄有着莫大的关系。

《成都历史》里的金牛风物

1934年的成都子云亭(已不存)

《成都历史》里的金牛风物

重建的花照壁子云亭

        众所周知,成都的汉画像砖记录了汉代的成都风土人情,让我们可一睹千年前成都人的日常生活。这也是研究成都生活风俗的难得史料。1975年,在土桥的曾家包东汉墓中,就曾出土一块这样的画像砖,上刻“酿酒图”。这不免让人想起汉代古辞《蚕丛国诗》曰:“川产惟平,其稼多黍,旨酒嘉谷,可以养父。野惟阜丘,彼稷多有,嘉谷旨酒,可以养母。”

《成都历史》里的金牛风物

《酿酒图》

        《成都历史》记叙说其“展现了一座酒坊的全景:牛车满载粮食来到酒房,妇女在井旁取水,巨大的烧锅前有人忙着烧火,五个大酒坛一字排开,有人正用瓢舀酒,成群的家禽家畜在四周吃着酒糟。通过这个酒坊可以看出当时成都的酿酒业的规模。”成都博物馆黄晓枫博士在看过这里出土的画像砖后感叹,“这些刻在石头上的内容如此丰富鲜活,非常全面地反映了成都沃野千里的景象以及汉代成都的社会风情。”这也是可看作金牛酿酒的直接记录吧。

《成都历史》里的金牛风物

永陵棺床

        前蜀王建在成都历史上是一位独特的皇帝。今天的永陵就是其墓葬之所。《成都历史》记录:

        整个墓室长23.4米,分为前、中、后三室,各室之间用巨型木门隔开。墓室顶部为半圆形,由十四道世拱劵构成,十分壮观。中室是全墓主室,里面有石砌的棺台,上面放置棺木。棺台的正前面和左右两个侧面有浮雕24人,两人跳舞,其余演奏琵琶、笙、笛、筝、鼓等各种乐器,组成一支完整的宫廷乐队。后室有御床,上面放着王建的石雕坐像,浓眉大耳,帝王打扮,看来这就是王建的真实模样。

        作者说,从外面看,永陵的封土是一个圆形大土包,底部直径约80米,高在15米以上。由于不清楚这个土包是做啥用的,就以为是司马相如弹琴的地方,还取个雅致的的名字:抚琴台。后来,对王建墓进行了考古挖掘,证实了这与司马相如无关。考古界认为,王建墓的建筑和出土文物,为研究前蜀的的历史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成都历史》里的金牛风物

《成都历史》里的金牛风物

《蜀地唐音》与《二十四伎乐》

        今年,成都诗人彭志强由王建墓的墓葬和音乐,分别写了两本书:《蜀地唐音》和《二十四伎乐》,可谓是对金牛文化的再度挖掘了。

        在成都的人文历史上,金牛长期是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区域,故而在文物考古、历史遗迹上要弱一点。但这并不能否定金牛的人文历史悠久。在近现代历史中,金牛区还曾有同盟会活动。

        《成都历史》在《同盟会在成都的活动》一节中记叙,1906年在成都的同盟会计划在11月14日(慈禧太后生日)约集民间会党起事。“11月6日,各路会党约4000人集中成都,分别住在小天竺、安顺桥、茶店子,由余切指挥,相约听见信号,立即行动。住在学校和旅馆中的新军起义者,身带武器,枕戈待命。但是,革命党人的密谋被一个遭学校开除的学生泄露。”就这样,一场革命流产了。“新军同盟会员伍安全被杀于成都双凤桥。杨维、黄方等六人被捕入狱,熊克武、余切等人被通缉,张培爵等在成都隐蔽起来。”这些同盟会人物在四川近代史上也都有影响力。这次举动依然给人以想象,倘若此举成功的话,也许历史会有新的变化吧。